• 首页
  • 当前位置: 安徽省电子信息产业门户 >> 企业会所 >> 融资 >> 融资秘笈 >>
     
    志刚对话包凡 创业者融资秘笈
    作者:未知     来源:凤凰网     更新时间:2018-10-17 17:45
      解说:他是一流的本土投资银行创始人,与中国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有业务往来,曾一手促成腾讯与京东的合作。
     
      包凡:创业者在跟资本的对接过程当中,他永远有信息的不对等。总要一个人这个过程当中维护你的利益,这就是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起到的价值。
     
      解说:在他的带领下,华兴资本已完成逾百亿美元的私募融资和并购交易。对于资本市场的发展,他有着敏锐的直觉。
     
      包凡:觉得VC一端会走越来越早期,会有一批很小的VC,可能一千万到三千万美金,微VC会冒出来。
     
      解说:在创业过程中,他坦言走过不少弯路。从做不良资产到“天使投资”模式化,华兴资本多次尝试,才找到“投行+投资”这一模式。对于变化和生存,他有着更加辩证化的看法。
     
      包凡:你指望哪天没有任何危机,那你也许就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创业记·志刚和他的朋友们》本期对话华兴资本创始人兼CEO包凡,聊聊投资的那些事。
     
      1.优秀创业者应该具备的素质
     
      李志刚:大概三个月没有见了?
     
      包凡: 是。
     
      李志刚:上次在纽约一个什么餐厅。
     
      包凡: 纽约遇见,大家都见证京东上市的历史时刻。
     
      李志刚:就是大家就是说包括创业以及投资界的包董事无人不知,但可能普通的网友不一定华兴资本具体是跟什么,先请您介绍一下华兴资本业务以及做哪些事情?
     
      包凡: 我们最简单的方式介绍一下,我们应该是一个本土的投资银行,我们专注于新经济领域,我们为新经济领域的创业者提供全方位的资本市场的解决方案,这里面具体的业务我们做融资的业务,做买卖兼并的业务,我们做成交上市的业务,资产管理的业务我们都涉及到。我们是一个,应该在这个新经济领域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一个,人员差不多超过上百,我们现在自己管理下的资产超过五亿美金,在过往这些年里面您所知道大家平时生活当轴喜闻乐见的互联网公司。
     
      李志刚:70%的。
     
      包凡: 都跟我们有所交集。
     
      李志刚:去年跟你聊到,你说希望中国一百个创业者,就是成为华兴的客户和朋友,那你觉得中国的创业者成千上万,你如何筛选出一百个最成功的创业者?。
     
      包凡:我其实最怕你问这个问题。
     
      包凡:因为就像问一个好的车手一样,说你为什么能够把车开那么快。。
     
      李志刚:是。
     
      包凡:其实这个我觉得到最后都是一种感觉。因为,说句比较落俗的话,时间的积累,就像那本书所写的,一万个小时,在我们身上不止一万小时,几万个小时,积累到一定程度就是一种感觉一种体验一种判断。但是呢,因为华兴不是我包凡一个人,我们是一个机构,我们是一个集体,所以的确我们也在不断的去想把我们的平时积累下来的一些经验,提升到一个相对来说理论的高度。有一个理论的基础在这上面,这样的话整个公司能够保持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统一的一个价值的标准。
     
      除了说我包凡拍一个脑袋说说这个人就靠谱。
     
      李志刚:没错,最优秀的创业者具备哪些素质?
     
      包凡:真的是很难说这件事情,第一个肯定是,核心我觉得其实没有绝对好的人和绝对靠谱的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理念是说,本身他有一件相对来说比较有意思应该比较靠谱的一件事但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做,这件事可能更加靠谱,我们找两者之间的吻合。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咱们现在有很多90后创业在里头,90后他们在做尤其是带社交属性产品的时候特别有感觉,因为他们这一代人群他们的特点就是他习惯于互联网上做社交,,但是你也知道目前来说互联网行业里面还有一块儿相当这个蓬勃发展的一个领域我们叫做02O,这一类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很强的运营能力,很强的整合这个价值链的能力。那这一部分的创业我不是说90后去创业做不出来。
     
      但是未必是他们最适合于做这个事情也许需要年龄更大人的做这个事情。第二点,等于说其实我还是挺看中这个创业者的情商在这个里头,我们看到太多的例子从一个创业者刚刚开始可能是一个相当好的产品经理,但是从一个产品经理成为一个真正的好的CEO,从做一个产品变成做一个企业,这里面其实有相当大的一个飞跃在里头,我们很大一方面看这个人是不是有这种情商,是不是有很强抗压的能力,是不是能够保持对付挫折的能力,是不是有一种胸怀,能够吸引到很多的牛人加入他们的团队是不是有分享的精神,大家来真正的能够分享的,未来的成果。
     
      李志刚:那你觉得就是说,是什么样创业者能够被投资人认可?
     
      包凡:这个我觉得很难说,有点伪命题了。被投资人认可也取决于投资人,投资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投资人。也许你长得漂亮一点有很多投资人认可你了,但是我不是这样的投资人。笼统的角度来说,我觉得第一,创业者还是要有热情,你打动我,因为很多时候99%的投资人不如你懂你要做的这件事,他之所以对你感兴趣很大程度上是被你的热情所打动,也许是他没有听懂,但是你就是特别执着这件事情。
     
      第二,我觉得就是说,还是要诚实,有一些创业者找我们,怎么包装一下之类的,好多时候这个概念是错误的。你包装首先你实际上没有真正特别透明沟通这件事情。
     
      李志刚:那你觉得反过来来讲,创业者,寻找一个什么样的投资人,就是资本。
     
      包凡:我觉得第一个价值观还是比较重要的。在这里头,大家还是要有同样的价值观。尤其在早期融资过程当中估值相对来说不是那么重要,效率更重要。
     
      当你想做一件事情你花一个月就能把钱搞定和花六个月再把钱搞定,为了多拿50%的估值,没有意义。而这六个月里面,作为一个初创性公司是可以干很多事情,你得到5%的估值的提升,和你公司在六个月里面创造的价值是不呈比例的。
     
      李志刚:你是70后,现在85或者90后是一个很重要的创业群体,你跟他们沟通有代沟吗?
     
      包凡:装嫩,代沟肯定是有的,即使有代沟也要想办法克服。代沟很大程度上我们不同,的确有年龄上的不同,大家看世界的方式方法可能是有不一样,但是不代表我们不能沟通。沟通的前提条件是说你自己真的是愿意去做一个好的听众真的愿意听别人,理解别人。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最大的挑战,我就说白了四个字,放下身段。真的是说,你带着一个学习的心你真的是跟他们沟通当中不是一个长辈教导下一辈子,你真的带着学习的,承认一个事实。
     
      这帮小朋友很多方面事实上比你强。很多事情比你更加懂,你真的要向他学习。带着这样的心态总能沟通,
     
      李志刚:你觉得70后80后和90后共同创业者他们有怎么样的不同?
     
      包凡:很好的问题。我其实觉得85是一个分水岭,85之前跟70后的默还是相对来说比较相近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传统的,我觉得这个创业者。85后,最近接触的比较多包括我们公司来了很多85后的小孩几点还是比较有意思的,就是第一个像我刚才所说的,他们实际上有特别强的互联网社交的这种文化,他们很容易,去跟陌生人在网上建立起社交的关系,我觉得这一点是相当明显的。第二就是,他们在做产品的时候尤其是跟他们同代人产品的时候的确有相当好的,能够把握住相当强的用户的需求在这里头。
     
      我觉得说到有一些需要提高的地方,欠缺的地方,我觉得普遍的就是说,这个他们这一代人我觉得在情商方面,还有待提高,倒不是说他们这一代人情商低,我觉得情商这个东西是需要一个生活阅历的积累。
     
      2.论资本市场:微VC时代的到来
     
      李志刚:今年就是说聚美在美国上市,华兴你既是这个投资商又是这个IPO的这个承销商,我想问一下,为什么这些中国人优秀公司,他不在中国上市而在美国上市?
     
      包凡:很不幸的是就是说这个,到今天为止美国资本尤其是对高科技公司来说,美国的资本市场还是全世界最高效的一个资本市场。美国资本市场像一个机器,就是说他有很强的可预见性,像聚美这样的公司只要想上市而且他符合上市的公司,一按这个按纽他知道这个六个月以后产品从这个流水线出去。今天中国的资本市场,做不到这一点。长远来说,未来的趋势还是应该回到自己的本土的市场,中国的这种现代的状况真的是很畸形,世界上第二个找不到中国,或者接近于中国体量的经济实体最有成长性最有活力的一块儿,是长在外面的。
     
      李志刚:你对于未来,资本的趋势是什么样的?未来的资本市场的趋势。
     
      包凡:我觉得短期,尤其是在高科技这个领域里面我看到还是有一点的泡沫的成分在里头。尤其是在估值方面还是有一定的泡沫。我觉得,这个应该会明年开始会有一些调整,我感觉。但是长期呢,我觉得我还是相当看好。我还是这个理念,其实全世界都是这样,尤其在中国变成这个,这个经济变成两块,一个是新经济一块儿是传统经济。真正的成长还是新经济,什么是新经济,以互联网商业模式带来很多新的企业在不断的改造颠复传统的模式,这个我们把它叫做新经济。这一块儿未来肯定是成长空间最大的。既然是成长空间最大也是资本最应该去的地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长远这个趋势我觉得很明显,这个十年不会改变。
     
      李志刚:你觉得就是中国包括中国的这个VC跟投资行业在未来3-5和5-10年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包凡:往两端走,我觉得VC一端会走越来越早期,会有一批很小的VC,可能一千万到三千万美金,微VC的那个冒出来。原因是什么呢?就是说,现在创业者成本越来越低,现在的技术条件下,尤其是在这个移动互联网,实际上它是相对有很统一市场的情况下,你很快能验证这个东西到底行还是不行?以前做PC的时候你是需要做一个prototype出来,那个东西就是需要很多的时间。现在很快,可能几个星期,就可以上线一个产品。
     
      一两个月可以试出来这个产品行不行,不行就做下一个了。第二个,创业很多以前要花钱买的东西都可以租,现在各种各样的云服务在这儿,基本上可以租这些东西,以前要做一个,粗壮型企业也许要融好几百万美金,现在可能搞一个五十万美金就行,要不然就成了,成了下一步就融合几千千万万美金,他如果不行那就关门了,干一个了。
     
      李志刚:就是从A轮天使到B了。
     
      包凡:对。我觉得以后的基金会分化,一批专门做早期,还有一批就是做中后期,中后期对VC提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回到刚才所说的问题,其实当一个企业它的产品得到印证以后他下一步要做的事情真的就是扩大规模,就是说找到商业模式扩大规模,这个过程当中早期的CEO实际上很多能力他是跟不上的,除非这个人以前很强的背景在那儿,很多创业者他好多说以前没有干过这种事尤其90后,没有经验。没有干过这个事,你怎么样能够有一个跳跃从一个简单的产品经理变成一个CEO?中后期的CV除了给钱之外很重要的一块儿工作是说帮助这些,管理团队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在美国现在美国有一个基金叫做Andreessen Horowitz的那个创始人,Andreessen Horowitz他创造了一个CV,这个基金在美国很牛,中后期他是一支独大?为什么,他有三分之二的合伙人是帮企业来做这方面的事,手把手地教你,教到你懂,教到你把人请过来,帮助一个产品经理成为一个真正的CEO,中国中后期的基金里面试想能够干这件事的人还是很少的。
     
      李志刚:将来这个VC这个行业,应该也发生一些变化?
     
      包凡:对,会有变化。一个是我觉得是年纪,会有一批新新生代的VC成长起来。他们跟现有的创业者会有年龄上更接近,更现有的用户年龄上更接近,更容易理解把握起来。第二也是心态上的改变,作为一个VC一定到了新的年代,心态上一定要改变,你跟创业者之前不是以前的关系,大家是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甚至于,你得求着他。
     
      要证明他为什么要拿你的钱。因为市场上的钱太多了,为什么要拿他的钱呢?不拿另外一个人的钱呢?
     
      你要有个说法,你要有一个故事,说为什么作为一个创业者,尤其是一个优秀的创业者,拿你的钱不拿别人的钱。
     
      3.华兴资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的贪婪
     
      解说:作为国内一流的投行,华兴资本已完成逾百亿美元的私募融资和并购交易,参与金钱的交易,他坦言,最大的风险是内心的贪婪。其合作伙伴不乏腾讯与360等互联网巨头公司。华兴又是如何在众多公司中保持中立的身份?对于创业者,是选择被收购还是一直坚持独立运营?包凡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李志刚:现在就是说,国内的这些大公司掐得很厉害,很多公司站队,选择站到阿里的,跟这个腾讯成敌人了。为什么华兴能够跟这个所有的公司做生意?
     
      包凡:一个还是我们业务形态,就是我们其实干了很多事尤其是并购方面我们还是代表卖家没有代表买家。卖家角度来说我肯定跟这些所有的买家沟通,我的位置肯定是站在我客户的位置角度上的。第二个,就是这里面一些我们自己的位置,包括怎么样处理复杂的关系,。而且我们最主要的一点,我觉得至少说到目前为止来说,我们还是比较好的处理我们自身的利益和我们合作伙伴的利益的关系。其实我前不久在公司内部,给大家写过一个邮件,我分析的接下来我们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条件,其他的挑战我们都会克服,不会有灭顶之灾,但是我说到一点,下一步对华兴的最大的挑战,但是对华兴来说我觉得最大的风险,就是我们自己的贪婪。
     
      李志刚:贪婪。
     
      包凡:历史上金融机构倒闭、翻盘无一都是两个字,贪婪。所以我们一定要控制自己的贪婪,不是所有的钱都可以赚。
     
      不该赚的钱不要去赚,能赚的钱少赚一点,这个企业做得长久。
     
      考虑短期利益跟长期利益。所以为什么我把我们公司里面核心的一些员工发展成股东,当你成为股东你看得更多是长期的利益而不是短期的利益。
     
      李志刚:你是阿里的财务方面的顾问,腾讯的总裁刘炽平为什么能够同时参加你华兴的会议,会不会打起来?
     
      包凡:一个在上午,一个在下午,所以没有打起来。我觉得还是在于你自己怎么样做人。
     
      李志刚:你是怎么做人呢?
     
      包凡:你要公正,第一个。第二,千万不能八卦。
     
      李志刚:你能做到是不是?
     
      包凡:我们团队都能够做到。也是挑战。
     
      李志刚:实际上这几年,因为这个大公司并购很多像很多创业公司选择了被收购,那你觉得创业者应该选择一个独立的好,还是一个选择抱大腿的,取决于哪些因素?
     
      包凡:这是一个很战略性的一个问题,也是我们天天被问到的一个问题。
     
      我其实这里面基本上有两个问题会反过来反问这个创业者,第一个问题是说,你认为你的市场到底未来会很多大,很客观的问。第二个问题是说,你是不是在一段时间内保证你在市场里面能够稳定的?老大,老大的位置。别人赶上你有多难?如果说,市场也是很大的,巨大的一个市场,第二别人赶上你也很难,那你就应该卖,还是应该坚持走自己的路,在这个里头。如果说这个市场不大,或者说市场的确很大,但是你很有可能被别人追上来,甚至于赶超,你就应该其他战略商的机会在里头。
     
      最后一点还要问自己,到底还想一想干?每天早晨醒来是不是还是打着鸡血的样子?还是说,今天去公司有点不大想去,最好想在家里休息几天。如果热情没有了,我觉得再怎么样的事也干不好。
     
      李志刚:干脆卖了。
     
      包凡:阶段性的成果。
     
      李志刚:刚才谈到新经济我想谈一谈你对新经济这个趋势,这个创业趋势的这个判断是怎样的?哪些行业,当然可能有很多行业会存在一个大的或者是巨大的一个创业机会。
     
      包凡:我个人大的还是看好两个方向,第一个就是这个PC互联网跟移动互联网很大的不同,PC互联网是一个相对隔离的一个世界,线上、线下。到移动互联网已经分不开,线上跟线下完全地结合在一起。因为这个机器他是跟着你的时候,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他都跟着你的,这样的话我觉得第一个还是回到我刚才所说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造跟提升。任何传统行业互联网的渗透率,在10%之下我觉得未来都是巨大的,巨大的空间。在这个里头。医疗,教育,视频,零售,不是零售,就是快销品。我觉得很多线下甚至于工业这一块儿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很多互联网改造整个工业的这个供应链,供应链往底下就是改变生产链这个里头,把整个大数据,前台后台大数据打通。互联网对传统行业这肯定是接下来5-10年不变的一个大趋势。另外一个我觉得,其实从平台的这个机会来看,PC肯定是过去现在无线上的,大的PC级基本上已经瓜分完了,也就这样了。
     
      无线上面建立在手机的基础上,建立在这个人跟人的基础上,实际上手机是人跟人基础上的一个平台。下一个,我觉得应该是比较有机会再出一个比较平台级公司,应该是在东西跟东西之间,我说的物联网,咱们所说现在比较多的物联网。就是说,东西跟东西之间,东西跟人之间怎么样形成一个平台。我觉得这里面也许有机会能够出一些,下一代的平台级的公司。在人的基础上,社交上的基础上平台级别的公司我感觉机会不大。
     
      4.我是完美主义天秤座
     
      解说:刚做华兴资本时,从做不良资产到尝试将“天使投资”模式化,包凡也曾走过弯路。最后华兴资本才找到“投行+投资”这个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从业多年,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做事投入,但不留恋,做完就投入下一个。
     
      李志刚:2004年当你决定做这个财务顾问的时候,为什么选择创业,有没有感觉比较恐惧,失败了怎么办了问题?
     
      包凡:没有想那么多。就觉得,一方面自己喜欢干这个事。再一个方面也有一定客户的积累。也就去干了。我知道创业很多时候都是不知者无谓。
     
      李志刚:胆比较大。
     
      包凡:胆儿比较大。没有想那么多,那个时候。但是的确就是创业以后的这种压力、挑战,碰到的一些困难肯定超出当初的想象了。
     
      李志刚:这些年您觉得遇到压力或者是最焦虑的事情是什么?
     
      包凡:焦虑的事情还是人,我们这个买卖核心还是人,怎么样能够不断的拓展这个团队,吸引优秀的人才加入我们,留住优秀的人才,这认定是最大的一个挑战,在这个里头。
     
      李志刚:你曾经经历过,你觉得做成最高兴的事情,最高兴的生意,这个生意让你如何高兴或者满意的,就是你做过最高兴的一单生意是什么?
     
      包凡: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我记忆很短暂。我做一件事情很投入,做完就忘了,马上就做下一件事。我觉得我们做投行都有同样的事情。你要说让我们哪天回来写回忆录没法写的,因为都忘了。今年来说我可能相对来说比较感觉自己比较有成就感的还是腾讯跟京东的合作还有京东的合作,这个业内也是比较干净的交易。第二也是我多年努力的一个交代,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
     
      李志刚:这个案子大,还是因为什么?
     
      包凡:案子大,有难度,有挑战,而且这里面很多方案是由我而起的。自己参与创造了这一段历史,所以我觉得…
     
      李志刚:这个案子由你而起,能不能谈一谈。
     
      包凡:腾讯跟京东的合作我都促使他们谈这个合作好几年了,因为觉得战略上的确相当互补,我觉得这一次京东上市,加上现在整个市场竞争格局的改变,让这件事情变成水到渠成,虽然互相之间你来我往有了一段时间,但是今天这个大的环境,造成了这件事情真正到了可以水到渠成的一个事情。
     
      而且京东的这一次的上市,我也是做了一定的贡献,包括说服提前上市,加快上市的进程。所以,这些对于我们作为一个做投行的人来说,实际上也是一种成就感。在里头的。
     
      李志刚:你释放压力的是什么?你干这行多少肯定会有一些压力。
     
      包凡:对。
     
      李志刚:你如何释放你的压力?
     
      包凡:我觉得一个人释放压力要靠一些外界的东西来释放压力,我觉得我不知道有没有太有效,我觉得其实真正释放压力还是要靠自己,调整自己的心态。 就是要知道自己,知道这个压力产生的原因是什么,那把这件事情想明白了很多压力也就没有了。比如说咱们刚才所谈的,业务上碰到一些问题,人员有一些流动公司内部人员有一些管理上的问题,诸如此类。你就接受它是一个常态。第二个就是说,我是一直带着这个心态,就像打游戏过关斩将,做事就是这个样子。你指望哪天你今天坐着办公室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没有任何危机,没有任何的这个需要解决的状态,那你也许就离关门也就不远了。
     
      李志刚:大家说天秤座都是比较纠结,你的信仰当中有没有纠结的成分?有没有?
     
      包凡:我的上升星座是狮子座。
     
      李志刚:是吗?
     
      包凡:我说星座都是瞎扯。但是我的理解天秤座除了纠结之外还有一个,天称座是追求完美的,完美主义者。
     
      天称也是,因为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李志刚:追求完美。
     
      包凡:对。毛病吧。
     
      李志刚:有没有追求这个完美,会把自己比如说太苛刻或者骂同事?
     
      包凡:经常的。
     
      李志刚:现在没有骂了?
     
      包凡:也骂。
     
      李志刚:合伙人都被骂过。
     
      包凡:对,不是骂,因为我是对我自己要求很高,我对别人的要求也很高。(完)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邱路 
    明星企业更多>>
    合肥硅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合肥云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安徽康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安徽佐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安徽瑞信软件有限公司 安徽四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省星启天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安徽同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我要投稿
    中关村 2014江西省互联网大会